• 三年

    2011-11-09 | You'll see

    其实我现在很不淡定,不过这时候,就算什么都说不出,还是要假装平静文艺地写点什么才对。

     

    三年前那个无所事事的暑假,一直和自己说,啊,要中考了,暑假里最后疯一疯然后就要收骨头了。

    开学的日子他背着包松松垮垮地走进来。我承认我现在都还不能忘记那个场景,后来一直纠缠其中,一直到一年前才好好地整理好了自己。

    那时候很蠢啊,现在想起来,居然纠缠在什么无聊的一见钟情里。

    然后小七出了,虽然已经早就预购了台版,但还是没能忍住等CD到手再听,当天就把一整盘给拖到了那个可怜巴巴后来被我压坏屏幕的好记星里。对了,那时候好像我还用着那个破破烂烂的小灵通,那个手机后来也不知所踪。

    很巧,第二天是运动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一路哼着最上口最容易学会的OMG和同学嘻嘻哈哈下了楼去操场,阳光明亮且很晃眼,他似乎有跑步,头发晃起来也很好看。

    然后还有什么?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段时间对小七是近乎一种病态的迷恋,都不听其它音乐了,就是一遍一遍一遍用那个古董WalkMan放着一整盘,也不在乎台版是不是应该拿来收藏,是不是应该买张内地版来蹂躏(……)

    还记得一件事情,就是运动会那天晚上,也就是第二天,我趴在床上听写了一整遍如烟,然后就背下了歌词。

    嗯……似乎就是这样了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应该要说什么。那时候从为爱等小七等了两年,自以为已经很久了。结果没想到在大家都没注意到的时候,三年的时间已经溜走了。

    初三,到高三。大概我整个人都已经换过一个了吧?我想。

    不过三年而已。

     

    我知道你们没变,你们也变了。

    我变了,我也没变。

     

    事情不就是这样的么。

     

    还有三十天,再不淡定也要淡定地等过去。

    好了,明天还有两门月考,继续发奋去了。

     

    再偷偷PS一句,其实不用赶工唷,别说三十天,再三个月,三年我都是愿意等的。

    谁叫我是迷妹心的脑残粉呢,看不得大爷们累死累活啊。